分类 拉菲平台 下的文章

  新华社开普敦11月10日电(记者高原)第16届非洲企鹅节10日在南非开幕,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与当地民众聚集在开普敦以南约40公里处的西蒙斯敦镇,共同庆祝今年的企鹅节。

  在当天举行的庆祝活动上,南非海鸟保护基金会工作人员将几十只被救助的非洲企鹅放归自然。主办方还举办了音乐会、企鹅摄影展及关于企鹅的科普讲座等丰富多彩的活动。

  南非海鸟保护基金会首席执行官范德斯佩对新华社记者说,希望通过举办非洲企鹅节让更多人认识到非洲企鹅面临的生存危机。南非海鸟保护基金会自1968年成立以来,已抢救了9.5万只企鹅。

  国际自然保护联盟已将非洲企鹅列入濒危物种。数据显示,上世纪20年代,非洲各地有非洲企鹅总计100多万对,其中大多生活在南非;到2009年,非洲企鹅已锐减至2.5万对,主要分布在南非西开普省和东开普省,其中以西蒙斯敦镇企鹅滩的企鹅最为集中。目前,非洲企鹅的数量还在持续下降。

  近年来,南非不断加强对非洲企鹅的保护,包括确保其栖息地不被人类侵占、严禁在其栖息地附近捕鱼、禁止油船在附近海域通过或停泊以及新建保护区等。在政府牵头下,南非还成立了多个民间组织参与保护企鹅的行动。

  非洲企鹅又叫南非斑点环企鹅、黑足企鹅,是一种较为珍贵的企鹅品种。它以像驴一样浑厚响亮的叫声著称,也常被称为“叫驴企鹅”。企鹅实行“一夫一妻”制,在企鹅群体中,若两只企鹅确定为配偶,则终身不变。若配偶之一因故死亡,存活者也不再觅新配偶。

  广州11月4日电 (记者 程景伟)11月3日至5日,北京古天一拍卖公司2018秋季拍卖会巡回展览在广州番禺区梅边竹外楼举办,展品包括古代玉器、漆器、竹木雕刻、文房杂项、金铜佛造像等一批艺术珍品。

  展览现场,一件清乾隆白玉雕饕餮纹花觚尤为引人瞩目。据了解,花觚是仿青铜器造型的一种陈设器,出现于清初,主要盛行于顺治、康熙、乾隆时期。此次展览中的白玉花觚以和田玉籽料雕琢而成,造型仿古,形制端庄典雅,周身有出戟,并雕饰兽面纹,是一件具有典型清代宫廷造办处风格的玉器作品。

  该拍卖公司负责人介绍,这件白玉花觚应在清朝末年或民国时期流散至英国泽西岛,辗转近百年后终于重回中国展出。

  此次展览的藏传佛教艺术品,来自台湾“宽以居”,汇集了金铜佛造像、唐卡及法器。众多拍品来源清晰,传承有序,有明确的交易记录,早年间购买于纽约、伦敦、巴黎苏富比及佳士得拍卖行,有些还进行过公开展览,著录于各类专业书籍中。

清乾隆白玉饕餮纹出戟花觚 程景伟 摄清乾隆白玉饕餮纹出戟花觚 程景伟 摄

  其中,一尊13世纪尼泊尔马拉王朝的铜鎏金莲花手菩萨,为近几年拍卖市场上少见的尼泊尔佛造像。鎏金部分剥落,露出暖色的红铜质地,人物身体呈优美的S形立姿。菩萨头戴五叶宝冠,花叶装饰华丽,嵌以各色宝石,正中叶片上饰以兽面,宝冠下沿使用菱形的青金石整齐排列镶嵌,两侧耳旁系有扇形花结。菩萨脸型方正,五官轮廓清晰,细长的白毫嵌以松石。颈饰、臂钏、手镯、璎珞、腰带、指环等饰物均有当时流行的十字花形,配以各色宝石镶嵌,与极简的衣饰形成强烈对比。

  广州巡展结束后,这批艺术品将前往厦门、成都巡展。古天一2018秋季拍卖会将于12月5日至8日在北京金茂威斯汀大饭店举行,届时巡回展览中的所有艺术品都将进行公开拍卖。(完)

  “棒打狍子瓢舀鱼 野鸡飞到饭锅里”  《老兵新传》及北大荒记忆

  前不久,在黑龙江考察的习近平总书记来到七星农场北大荒精准农业农机中心,查看水稻收获情况,和收割机驾驶员们亲切交谈:“看看很感慨。北大荒建设到这一步不容易啊!过去看的电影《老兵新传》,‘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中国人要把饭碗端在自己手里,而且要装自己的粮食吃。”

  看到这一幕,让我浮想联翩——

  习近平总书记讲话时提到的电影《老兵新传》,是新中国第一部描写北大荒建设的故事片,由上海海燕电影制片厂于1959年摄制完成。大部分中国人初次接触“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这句民谚以及对北大荒的最初记忆,就来自这部电影。

  1957年,作家李凖创作完成中篇小说《老兵新传》。主人公战长河的原型是新中国第一个国营农场——国营通北农场场长周光亚。上海海燕电影制片厂导演沈浮请李凖到上海,一起将小说改编成电影文学剧本。《老兵新传》是李凖写的第一个电影剧本,是在沈浮手把手的点拨下写出来的。1958年初春,电影《老兵新传》开机拍摄。导演沈浮率领的外景队拍摄了影片开头的重场戏——“战长河选址办农场”:战长河(崔嵬饰演)、通讯员小冬子(孙永平饰演)和总务科长周清和(顾也鲁饰演)一行三人坐上东华村王老头(陈述饰演)的爬犁,奔驰在北大荒皑皑的雪野里。战长河说:“这个地方真是不错啊!”王老头说:“北大荒的俗话说:‘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天上飞禽地上走兽,想吃什么有什么!”路上,王老头唱起了当地的小调:“北大荒,真荒凉,鹅冠草,小叶樟,又有兔子又有狼,就是缺少大姑娘!”大伙儿被他诙谐的歌声逗笑了。

  《老兵新传》是新中国第一部彩色宽银幕立体声故事片,而且采用同期录音。影片开拍前,沈浮和技术人员专门到苏联学习了半年,带回了专用摄影机。拍摄《老兵新传》有两架摄影机,一架拍宽银幕,一架拍普通银幕。在拍摄远景的时候,两架摄影机可以同时开动。但在拍中景或近景的时候,因为不能在完全相同的位置和角度拍,只能分开拍摄,同一个镜头要拍两次。演员也要重复表演两次。有一场戏,写战长河和同伴坐着雪橇到了一个破碉堡前。战长河跳下雪橇,对同伴喊道:“到我们的办公室了。”随即他拿起铁铲,挖出一把黑土,捧在手里,说:“你看,好肥的黑土啊!”这个镜头是近景,必须先拍一次宽银幕,然后再在同一位置换上普通银幕摄影机。在零下二十多摄氏度的气温下,饰演战长河的演员崔嵬双手捧着雪和泥,等拍完两组镜头,发现自己的手已冻得失去了知觉。吃饭的时候到了,每人发三个冻得发硬的馒头,大家放在火上烤热了。没有菜,吃完馒头接着拍。

  摄影机比人更怕冷。马达在零摄氏度就无法转动,何况是零下二十多摄氏度。因此拍雪景又多了一项生火的工作,把炉子放在摄影机三脚架下面,用小煤炉来烘烤,把机器烤热了才能拍摄。

  1958年夏天,摄制组从东北回到南方,拍摄内景戏。8月份的安徽寿县,温度高达四十多摄氏度。演员们穿戴着棉袄、棉裤、皮帽子、皮大衣、皮靴子,在寿县瘦西湖拍摄农场的内景戏。饰演战长河的崔嵬有一句台词:“我们农场的将来啊,一年的收成,可以供给一个百万人口的城市一年的粮食。”天气太热了,把崔嵬都热晕了,说成了:“我们农场的将来啊,一年的收成,可以供给一百万个城市的人口。”这一句台词,拍了九次崔嵬都没说对。据饰演通讯员小冬子的演员孙永平回忆:这场戏拍完后,正好吃饭。崔嵬没有去食堂,他难过了,觉得自己浪费了宝贵的胶片。

  电影《老兵新传》的演员,主要来自上海海燕电影制片厂,只有崔嵬是外请的演员。爱演戏的崔嵬,连中南文化局局长这么大的官都不当了。崔嵬塑造的“老兵”战长河,个性鲜明、真实可信、血肉丰满、生动感人。

  1959年9月,《老兵新传》拍摄完成。先制作成普通银幕在内部放映。李凖看后对崔嵬的表演大加赞赏,给沈浮写信说:“单是老兵这个性格,窄银幕就显得装不下了。”

  1959年国庆节,《老兵新传》作为国庆十周年献礼片上映后引起轰动。1959年,电影《老兵新传》在莫斯科国际电影节上获得技术成就银质奖章。

  新华社华盛顿11月8日电 综述:美国多地举行示威活动 呼吁保护“通俄”调查

  新华社记者孙丁 刘阳 金悦磊

  8日,美国多地举行示威活动,呼吁保护由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米勒主持的“通俄”调查。

  此前一天,美国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在总统特朗普要求下辞职,特朗普随后宣布由塞申斯的办公室主任马修·惠特克出任代理司法部长,由于惠特克曾批评米勒调查,不少人担忧调查工作会受到影响。

  8日傍晚,在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白宫北广场聚集了大批示威者。来自新泽西州的示威者告诉记者,司法部高层震荡,他对“通俄”调查的前景感到担忧。

  在纽约,数千名示威者出现在时报广场,高举写有“请勿影响米勒”“保护调查”等字样的标语牌,高喊“我们要正义”等口号。示威者还在市中心街道游行示威。

  示威活动还在波士顿、西雅图、萨克拉门托、波特兰、丹佛等主要城市,以及许多小镇和社区举行。相关活动组织者表示,当天预计会有数百个城市举行示威活动。

  “保护米勒”当天还在社交媒体上成为热门标签,许多人使用该标签发布有关示威活动的照片和视频。

  米勒去年5月被美国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任命为特别检察官,主持调查特朗普竞选团队与俄罗斯政府在2016年总统选举期间是否有关联等问题。

  由于塞申斯曾因“利益冲突”在上任不久后即宣布从涉俄调查中回避,所以米勒调查一直由罗森斯坦主管。惠特克成为代理司法部长后,将接手米勒调查的督导权。按照相关规定,惠特克可履行代理司法部长职务210天。

  外界对“通俄”调查的担忧主要源自惠特克对调查工作的“不友好”态度。在加入美国司法部之前,惠特克曾表示,罗森斯坦应限定米勒调查范围。他还曾提议大幅削减米勒调查经费。

  民主党人指责特朗普任用惠特克是受政治因素驱使,并要求惠特克回避“通俄”调查。众议院民主党人还要求就塞申斯去职等情况召开紧急听证会。

  分析人士认为,中期选举后,将在新一届国会分守参众两院的共和、民主两党在双方“通俄”调查上的对立仍难消除。

  据美国媒体8日报道,米勒团队正在就已经持续近18个月的调查工作撰写最终报告,不过他们将何时提交报告尚不清楚。

  目前,米勒及其团队已经起诉超过30个国内外个人和实体,前特朗普竞选团队经理马纳福特、前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等多人与检方达成认罪协议或被定罪,但相关罪名不涉及特朗普竞选团队与俄罗斯政府“勾结”的指控,也没有牵连到特朗普本人。一年多来,特朗普反复指责米勒调查是一场政治“猎巫”。

  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8日表示,“通俄”调查是美国当局的“头疼事”,和俄方“没有任何关系”。俄罗斯一直否认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